姐弟恋:当一切美好过后

2012-05-18 15:5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楚天都市报  点击:0  我要评论(已有0条评论)
  姐弟恋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,年龄的差距并不能阻止爱情的脚步,姐弟恋温情浪漫。然而,并不是所有姐弟恋都是美好的。他们相差6岁,妻大夫小,当初既是姐弟恋又是网恋加异地恋。恋爱的时候,一帆风顺,结婚后,却摩擦不断,现在感情走到了要离婚的边缘。

  ■采写:记者向然

  ■讲述:芊茹(化名)

  ■性别:女

  ■年龄:37岁

  ■学历:大学本科

  ■职业:公司职员

  芊茹(化名)就在那附近的一家公司上班,一副精干白领的样子。

  热干面是定情物

  这座城市虽然很喧闹,跟我家乡那个美丽安静的海滨城市无法相比,但我对这里还是充满了无限留恋。这些天,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离开。即便离婚,我也可以留下来吧?6年了,我对这个城市有了深深的感情。

  爱一座城,是因为爱一个人。我就是因为爱文特(化名)才渐渐爱上这座城市的。

  我和文特是网恋、异地恋,也是姐弟恋,能走到一起,真的算是个奇迹。

  我们相识于网络。7年前,我在一个聊天室里看到一个人不停地刷屏:“好饿好饿,突然想吃碗热干面,有哪位MM愿意共享晚膳?”我觉得好笑,一碗面而已,还文绉绉地“晚膳”?但又好奇,什么叫热干面呢?我答腔问:“啥叫热干面?分我半碗如何?我愿意共享晚膳。”对方答道:“去去去,一听就是外马,莫拿我混点。”“外马”是什么?“混点”又是什么意思?他说的是方言还是江湖黑话呢?我的好奇心被吊得高高的。

  于是,我加了他的QQ为好友。我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,我一定要搞清楚他那些话的意思。

  他就是文特,一个武汉男生,那时候,他还在上研。我们陷入了网恋,在虚拟的世界爱得昏天黑地。

  直到第一次见面,我才知道,他比我整整小6岁。

  离开家乡来武汉

  第一次见面,是在武汉。因为他抛出的诱饵让我很向往:热干面。我就抛下矜持来了。

  一见面我就感觉他比我小好多,他死不承认,但我抢过他的身份证看了,一时感觉好失落。为了安慰我,他说,先不谈这个,我请你吃大餐赔罪吧。我问,大餐里有没有热干面?他尴尬地笑着说,那个……不在大餐之列,只能算小吃。“你这个骗子,骗了我一年!”我气得大叫,他用吻堵上了我的嘴……

  我们的网恋变成了现实的爱情

  接下来就开始讨论我们的未来。他面临硕士毕业。为了我,他说毕业后可以去我所在的城市工作。但我觉得武汉是个大都市,充满了机会,这是我家乡那个小城市不能比的,他还是留在武汉更有前途。做人不能太自私,只为自己考虑。于是,我离开家乡,来了武汉。

  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我对文特说,人家为了你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,你以后不能欺负人啊?他说,我要欺负你,你就罚我天天吃热干面。

  讲起过去,芊茹一直笑着,看得出来是沉浸在过去的幸福里。我问:“你们当时没遇到家庭的阻力呀?毕竟你比他大,而且又相距那远。”她说:“阻力当然有啊,主要来自我家,我父母当然舍不得我跑这么远。至于年龄,我们两人‘一致对外’,谎称只差两三岁。”

  结婚后摩擦不断

  文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恋人,对我好得无可挑剔。有时,我故意装出不满的样子说,你怎么连吃醋的机会都不给我啊?他的口头禅是:“你想出事啊?”

  几年的恋爱,确实一直“没出事”。3年前,我们结婚了。

  结婚后,我想马上要孩子,因为那时候我都34岁了,文特似乎无所谓,表现得不算热心,但也没说反对。

  我如愿怀孕了,文特的表现很平静,似乎根本还没当父亲的心理准备,没特别欣喜。倒是他妈妈很高兴,说:“都30岁了,该要孩子了。”善良的老人一直不知道我的真实年龄。

  怀孕期间,文特没对我特别照顾,还像平时一样,该干什么干什么,这让我很不满,我觉得我是高龄孕妇,他应该格外小心地呵护我才对。那段时间,我们开始有了争吵。

  孩子出生后,家务琐事更多,我们手忙脚乱,心烦气躁。这时,我对文特的不满更强了,争吵不断,一吵起来,我就从怀孕讲到生孩子,历数他的种种“罪状”。他越来越烦我,有一次他甚至说出了这样的话:“女人一老真可怕!”这大大刺激了我,我本来就比他大那么多,很敏感,听不得他说“老”字。

  婚姻似乎走到尽头

  去年,他要被公司派往外市分公司工作一段时间,我坚决反对,我说,你走了我和孩子怎么办?他说,不是有保姆吗?我说,去外地工作一定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,想逃避家庭责任,他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,烦家庭琐事。他气得跳起来,说我是神经病,得了臆想症。我们又大吵了一架。

  吵完后,他还是走了,走后一个月他没主动打电话回家,我打电话,他也不冷不热的。

  我要求他每天晚上无论多晚回宿舍都跟我视频聊会天,看到他,我心里才踏实。他不耐烦地说,每天累死了,晚上还视什么频啊,都老夫老妻了,哪来那多聊的?

  什么时候,他变成这样烦我了呢?以前聊通宵都有聊的啊,为什么现在就没聊的了?

  去年底,他调回来了。我敏感地感觉到,我们再没以前那么亲密了。

  春节前他们公司吃年饭,他把我带去了,席间我偶然听到文特的同事小声议论,说文特在外地工作期间跟静茜(化名)有些暧昧。我想凑过去问个究竟,又觉得那样太唐突,怕让文特丢面子。我茫然四顾,在那些女同事脸上扫描,好想知道究竟谁是静茜。那顿饭我吃得不是个滋味。年饭还没结束,我就要回来,文特似乎感觉到我情绪不对,也跟着我提前回来了。

  回来后,我直截了当问他,静茜是谁?他不动声色地说,是个同事啊,你问她干什么?我又问,她是不是跟你一起调到外地工作了?他仍然镇定地说,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,一起去的还有其他人啊。

  他心里一定有鬼,要不,为什么我还没说有什么问题,他就反问,而且还特意强调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  这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。从过年到现在,我们争吵不断,只要一吵,我就扯到这件事上来。他要指责我不可理喻,我就说,静茜可理喻,你找她去。他说我心理有问题,要我去找医生看看。

  前些天,我跟他提离婚,他说,他不愿意,如果我一定要离,他也同意。这个回答让我好失望。看来,我越来越老了,他还年轻,我对他已毫无吸引力了。
更多
网友评论
已有0条评论
  • 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