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究,我还是不够爱你

2012-04-05 10:0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合众鹰潭  点击:0  我要评论(已有0条评论)
1、夫为天,离天离地不离夫
妈妈要回去了。
接到爸爸的电话,她便说下午回去。
我说我下午有课,不能送你。明天再回吧。
她说,不用你送,我自己坐车回去,我知道怎么回。
我怎么可能不送她,这个爸爸怎么回事,我欲打电话给爸爸,商量让她明天再回。
可妈妈仍是坚持下午回。我气死了,懒得跟她争!
午间,我帮她择菜,问她:你为什么急着回去?爸爸不是明天才出门嘛?
她说:他(爸爸)晚上要装车,一个人要帮一下他。(爸爸接了一单外地的活,要开辟希望的田野去)
我忽然之间明白了。我为女时,尚不明妇之责。于妇而言,夫为天,为纲,牵一发而动。她还是要回到那个老头子身边才会有归属感。尽管我爸经常给她气受,其实我很气我爸对她的恶劣,恨不得隔离他们,可同居这些天,我忽然明白,也许我们这些儿女可以给她提供一个更安逸的生活环境,可这个世界上,令她从属可依的,依然是那个名义上不离不弃的“夫”。
我笑说:哦,你怕老爸明天一大早出门,你见不上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呀?
她竟有羞涩:肯定有一些啦。
我说:好吧,吃了饭我送你出去。

2、一辈子不曾穿过裙子
蒋琦婚礼那天,阿姨在犹豫穿哪身衣服。
我说她:阿姨,你穿这个长裙好看极了,你穿这个吧。
真是好看,我竟不知阿姨穿起长裙有另外一种行云流水的气质。
隔了几天,妈妈自己买了一件新衣服,睡前,她在床边折叠洗晒的衣服。我让她试一下新衣服。
她穿起来也真好看。我看了许久,想帮她找件搭配的裤子。然后想起阿姨的长裙,我说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你穿的裙子。
一个夏天都过去了,我两柜子的衣服都没怎么动过,来来去去都是瑜伽服,印象中有一条老气的长裙,翻了半天才翻出来。
穿起来不合适,也不好看。我说你穿过裙子吗?
她说没有。然后我才惊诧的发现,我的妈妈,从小到大,从少女到妇女,这一辈子从来不曾穿过裙子!
我觉得很不可思议,一具女身,怎能不穿裙?从来不曾穿过裙子,那是女人嘛?!
妈妈却反问我,你看我们这一辈的人,哪个穿裙子干活的?
是了,我不知该反省自己的无知,还是感叹时世之变迁。妈妈这一辈的人,劳作一生,隐忍勤俭,为老为小,何曾为自己美化过?
又或者说,谁人在意过她们的美?若不是因为这件新衣裳,我亦不曾这样细细端视过我的妈妈。此时她端坐在床上,新买的针织上衣衬得她的脸色光亮柔和,我夸她:不愧是地主家的小姐,还是有气质的。
她的眼里便有水水的笑泛上来,脸颊红润,一瞬间,我竟生了惊艳之感。她穿紫色这么端庄,有一种不被时光惊扰的沉静和温柔。我恍然觉得,我遗传了她这种含蓄的温婉气质,若我安生之时,便有这样的端然古典之气,若我妄念而行,那就面目全非。
我这一生,努力地修行,不就为了令这样的安生气质长住我身么?
妈妈真美。但是这样的美,只有爱她、怜她的人才能发现。

3、若曾亲过,怎奈分离?
决定回去之后,妈妈跑去买了一堆菜,我说她,你买这么多,我根本吃不了。
她又帮我洗衣服,我说,不要洗了,放着吧。她还帮我洗了被毯。
她又要拖地,我说,不要拖了,收拾你东西去。
我发现,我在发脾气耶,因为我不想让她走,她走了,我又变成一个人,很讨厌。
她笑我:你始终还是得一个人呀。哇,我的眼泪就冒上来,她说得对,我原本就是一个人。
一个人寒暖自度,一个人与时俱逝,一个人在岁月的指尖上穿山越海,可是,我就是很讨厌一个人嘛!
记得她住进来时,晚上睡觉,她时有微鼾,我的睡感神经弱,再说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”?实在不能忍受,我去掀她的被子。她就醒了,我说:没事了,你继续睡。
然后我觉得不该。我天天在观音前礼拜,我求什么呀,我什么都不求,我就求她吃喝拉撒都好,而今,她沉酣入睡,我怎么能惊扰她?这样一想,竟慢慢能忍受下来。
再后来,也不知哪天开始,我就能忽略她偶来的鼾声。有时她睡得沉,是没有声息的。有时我睡得沉,感觉到她在打蚊子,可我丝毫不受影响,一晃又睡去了。
她走之后,她的被子和枕头我也没收起来,我怕收起来之后,又空出一大边的床,似一大片的荒凉,才发现,我是个多么害怕孤单和寂寞的孩子。她不经意地走进我的生活,又不经意地离去,似乎波澜不惊,其实踏雪有痕,需要时日才能平复。
如同人生中,那些偶然走进我们生命的人,曾经相亲相爱,很久之后才发现,分离是我们一直无法接受的事实。

4、我还是不够爱你
妈妈决定回去之后,才发现,我没来得及带她到处去逛逛。
她天天跟我宅在家里,即使要出门,也是因为我的行程安排。从来不曾专门带她去玩过。我让她自己出去玩,她说不想出去。我说她:你也这么宅,我就是遗传了你这一点,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嫁不出去了?
某天,听她和婶婶打电话,我才知道。其实不是她不想出去玩,是她不懂得怎么坐车出去。她是怕迷路。我也是个怕迷路的孩子,同样遗传了她这一点。
然后我对她说,哪天我带你去婶婶家吧,这样就有人陪你说话了。
她说好。
而今,我仍食言。没来得及带她去婶婶家,她就要回去了。
此刻我才觉得愧疚,及不孝。
有一天晚上,我应该要跟她忏悔的。可是没有,那也是我的愧疚与不孝。
那天我休息,我跟她说,我今天会一整天在外面上沟通,晚上才回来。
结果晚上回到家之后,才发现,她一直打电话找我。我下午手机就没电了。她看时间都快晚上十点了,我还不回来,打我电话竟关机,她就慌了。先打电话给玩子,又想打电话给我身边哪个朋友,看能不能找到我,可是她没有我身边朋友的电话。
这些,是玩子隔日跟我说的。她说,你怎么回事,昨晚老妈语气很慌的。而我却只用一句“手机没电了嘛,不是告诉你我晚上才回来嘛”就打发了她。
那天晚上,我应该要当面跟她忏悔的,即使没有当面忏悔,也该在“莲花手册”上跟她忏悔。可是我都没有做,意识到却没有行动,这令我感到痛心。
更痛心的是,我没有学会真正爱她。
走在路上,我嫌她走得慢。闲在家里,我嫌她不会出去走走。穿衣服,我嫌她土气。行斋七天,我嫌她不会煮素食。晚上睡觉,我嫌她打鼾。洗衣服,我嫌她没把内衣和外衣分开。打扫卫生,我嫌她没照顾到角角落落。买东西,我嫌她不舍得花钱。讲话,我嫌她不会讲普通话。朋友送她东西,我嫌她怎么这么固执,不接受别人的一番好意……而今浩然长叹,我唯嫌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儿。
孟子说“孝子之至,莫大乎尊亲”。如果是好女儿,应该更尊重她一些,尊重她的身心感受,尊重她几十年来的思维及生活模式,尊重她的付出与不计回报。尊重她,同为女身,应该要平行沟通的人生课题,而不是强行灌输我欲行之念。
下一次回家,我应该要抱抱她,把我的心念告诉她。
至少现在,我还来得及学习这个课题。至少现在,我们依然能相生相伴。至少有生之年,我还能用我的生命来爱她。
我只愿她身寿长住、福缘长存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
又,
我蔫着气对朱洺霆说:你干外婆回去了,只有我一个人,怎么办?
她说:那我就来陪你呗。
我说:你不是要上学嘛。
她说:放暑假和寒假的时候,我就来陪你。
我说:谢谢你,朱洺霆。
更多
网友评论
已有0条评论
  • 官方微信